雲彩見證 雲彩見證

在內心世界瓦解前,生命救贖臨到了我

 

自兒少起,每次步入校園,黯淡心境總是呼嘯而來。我在學習能力上比同儕來得緩慢,羞辱與排擠總是無時無刻上演。無論課業學習或是體能,總是輸人一大截,在行任何一件事上,都遭到冷眼對待。

每天進入校園,猶如踏進一片孤寂的墳場,學習動力被吞食殆盡,心中常湧出一股意念:逃離這不愛你的世界吧!

 

提早進職場  擁抱物質人生

高中入學,因家中經濟狀況較差,在不愛讀書的狀況下,我選擇進入汽修科建教專班,因而進入日本大型汽車製造業,在這完善公司體制下,早一步踏入職場。

2012那一年,我在龜山工業區打拼,和幾位共患難的高中友人在外鄉租房,我變得和以往不再一樣。我喜愛刺青、名牌、打耳洞、時髦穿搭等生活物質的各種享受,也開始對心儀的女性有所表態。為了擄獲女孩的芳心,內心的慾望主宰了我,不當使用了不妥的方式,也成功牽走對方的心。

對於第一次戀愛的我,總是日思夜盼,朝思暮想,生活重心全轉移到這位女孩身上;而本身有工作、課業、家庭、經濟煩惱的我,也給自己多賦予一份責任。

然而在我無法調解的情況之下,一件一件事情逐步崩潰瓦解。例如:每天壓力大到吃不消、每天工作出包、每天睡覺做噩夢、每天害怕又擔憂生活的爛事、每天疑神疑鬼害怕失去情人、每天心臟病發作又手腳冰冷的爛事、每天喉嚨不適又鼻子過敏的爛事。這位我摯愛的女孩,最後也離開我了。

 

人在冏途  噩夢連連

雖然流年不利,但我曉得生活依然要過,就將原先桃園的工作放下,回到原先成長的新竹工作,找到了一間12小時制公司,也重新適應生活環境。但身體病痛依舊每況愈下,看診也查不出病情,毫無盼望的憂愁與日加增,我跑去刺青,以為刺青疼痛感可以覆蓋過心理的創傷。

在日暮途遠的窘境下,生活總是不如意;在黑暗勢力的逼迫下,邪靈向我伸出了獠牙。記得那時是2014年,我工作時常受傷,有一次只是小傷口,擦完藥後,到了隔天把貼布掀開來看,不但並未復原,還像起初受傷般流血不止,讓我非常吃驚。

那段時間睡覺做的噩夢也極為清晰,我將近一個月時間完全不能說話,整個人徬徨無助。就在某一天,我臉龐、嘴唇發白,四肢冰冷,眼神呆滯,家人被我嚇得驚慌失措,才意識到事態危急,趕緊帶我去廟宇求神問卜,請求醫治。

廟宇的神告訴我,我被邪靈跟了三年,令我瞬間感到驚恐,一度無法置信;但生活上的來龍去脈,加上負面的狀況都被完全說中,讓我不得不相信。

陸陸續續去廟裡半年多,喝了無數杯符水,施了無數次儀式,但我每天依然非常恐懼,每次去廟裡總得不到平安,反之覺得異常不舒服

我心底油然而生一股意念,覺得這間廟宇的神並未醫治我,而是在控制我的意念,不斷侵蝕著我的心靈。當我孤寂的走進死蔭幽谷,覺得彈盡援絕、走投無路,甚至世界給的一絲盼望都蕩然無存時,突然間,一首唯美的鈴聲響起,我看見了一封手機訊息,是我的好兄弟邀請我週日去教會,看是否能夠幫助我一些。

 

惡習與痛苦逐漸被主抹去

我心中沒有太多掙扎,想說已經無路可走,就答應了。週日那天,我進了教會,起初不覺得有何變化,後來詩歌的感動不斷湧入我心,聖靈不斷觸摸著我,我壓抑許久的臉龐,似乎露出了燦爛,我身陷悲痛的心靈,似乎敞開翅膀翱翔,甚至流下好幾年未曾有過的感激淚水。

經歷了三次感動,我決定於2015年七月12日受洗,剛好與那位帶領我的兄弟在同一天歸入主名下,更相信上帝早已為我安排好生命歸屬。從這天起,我的生命不斷經歷聖靈的澆灌,以往的惡習與痛苦漸漸淡去,神賜給我豐盛的生命,也使我願意學習謙卑,將自己犯過的罪交給上帝,求上帝帶領我過聖潔的新生活。

我逐漸發現,生命中的不健全和病痛,慢慢得著上帝醫治。我也在教會遇見了許多貴人,在我生命中散發著馨香之氣。

原來我不是一個人孤軍奮戰,其實上帝差派的天使天軍,早已在我生命中默默守候。感謝上帝來找尋我,此時此刻,我已經熱淚盈眶了我

<作者:小慶>